首页 > 金融理财

【锐评】刁大明:美国是“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

文章作者:来源:www.jlcbszy.com.cn时间:2019-09-30



Renda Chongyang 2019.9.2我想分享

这篇文章约2200字,需要3分钟阅读。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重阳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本文发表于9月2日《光明日报》。

最近,暴力和混乱的港口事件严重危害了香港自身的繁荣稳定,引起了全世界的极大关注。在世界各地,许多有识之士支持中国政府的立场,并肯定了香港特区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他们强烈谴责港口的暴力搬迁,甚至是“香港独立”分子。必须看到的是,在尊重一国主权独立和内政自治的基本问题上,美国等极少数国家再次选择了与国际社会完全相反的立场。甚至干涉别国内政。黑手伸向中国香港。

必须承认,从2014年所谓的“占领中国”到今天的暴力救助港口,所谓的“街头抗议”被用来攻击政府机构,长时间封锁交通路线,强迫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努力实现变革。政府决策的“非法运动”,要求行政长官和其他特区官员下台,甚至“香港独立”和所谓的“政治诉求”,都充分体现了“颜色革命”的各种特点。外部力量的深度介入和操纵。这些情况绝不是正常公众舆论的表达,而是外部力量驱动的颠覆活动。事实上,过去,中欧,东欧,中亚,西亚和北非的一些国家在国内政局中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动荡。甚至有政权暴力变化。这些所谓的“革命”已经统一起来。被称为所谓的“颜色革命”,最大的共同点是美国“黑手”的干预和运作。至少在冷战期间,美国开始反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干预,干涉别国内政,培养亲美力量。最典型的例子是,197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直接介入智利的政治局势,推翻了阿连德政府积极与社会主义阵营合作,并支持亲美军政府就职。这种颠覆行动也突出了美国以所谓的“民主”和“人权”为由干涉其他国家。其目的是维护美国本身甚至美国境内某些特殊群体的利益。美国“颜色革命”伎俩中的“软”是所谓的“民主援助”。作为“人权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所谓的“民主援助”大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种是将政治或意识形态条件与受援国的经济援助联系起来的传统方式。一是直接向非政府组织提供“手套”,为某些国家的特定组织提供财政,物资,人力和其他援助。该组织直接在东道国内行事。随着冷战的结束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前者的传统模式相对衰落,后者成为“和平演变”和“色彩革命”的相对无形的推动者。所谓的“美国民主基金会”是最具代表性的“手套”组织,称为“民主援助”。根据1983年建立的机构提供的数据,它在2016年为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的1,700个所谓的“项目”提供了1.5亿美元的资金。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数字只是“可以”公众的一部分。过去几年,该组织为中国香港的一些人提供了多少资金?美国“颜色革命”伎俩中的“硬”就是所谓的“隐藏行为”。这一术语起源于冷战时期,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他部门采取的直接行动,直接采取各种所谓的“隐藏”手段来颠覆其他国家的力量,以确保美国利益的最大化。当然,所谓的“隐藏”实际上是完全不择手段的。例如,政治上聚集亲美势力,促进所谓的“亲美政党”;威胁或直接对经济实施制裁,破坏正常的经济秩序;在舆论宣传中编纂煽动性和激动性的信息和价值观,扭转黑人和白人欺骗性地动员普通民众.根据公开信息,中央情报局已经成立了一个负责所谓“隐藏行动”的特别行动中心。例如,对于2013财年,该中心的预算高达26亿美元。超过整个中央情报局总费用的六分之一。在最近潮州港的混乱局面中,美国的一些人与中国香港的某些政治势力勾结,并被混乱的港口或“香港独立”分子砸碎。甚至美国人员“亲自指导”美国发生暴乱的暴力行为;有些人多次挥动贸易欺凌行为,威胁要改变美国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的经贸安排,并制造外部压力。美国政界和媒体界的一些人通过各种渠道传播信息,包括社交媒体,以促进暴力。香港的混乱行为是傲慢的.这些不是美国在中国香港“隐藏行动”的重演。它是什么?美国在全世界使用所谓的“民主援助”和“隐藏行动”的策略完全是冷战思维和对抗思维的体现。他们不仅忽视了世界各国独特的历史文化,而且忽视了世界人民选择自己发展道路的基本要素。那力量。换句话说,这种滥用“民主”和“人权”的行为实质上是对其他国家主权和人权的公然侵犯。世界各界人士,包括香港人,都应该彻底了解和透视美国,这是一种完全违背时代潮流的伎俩。美国唯一的动机是自身利益。因此,它操纵相关国家和地区的“颜色革命”不是繁荣,而是倒退和混乱。对待这种行为的唯一正确方法是使它像街头鼠标一样,每个人都必须打电话!另一方面,在美国,经济衰退的迹象频繁,阶级和种族之间的矛盾正在加剧,枪支和暴力的扩散等社会弊端难以理解.美国的内部困难各国继续引发强烈的公众不满。如果有能量,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应该尽力管理自己的事务。我一团糟,无法回到天空,也责怪别人,甚至看别人,随意打扰别人.这种心态和实践一定会被全世界抛弃。

长按注意

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使用官方微二维码

0x251C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这是重阳投资董事长齐国根先生捐资母校、设立教育基金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仁达重阳聘请了数十名前政治家、银行家和世界知名学者为资深研究员,旨在关注现实、崇尚国家、服务人民。目前,全国人大设有7个部门、3个运行管理中心(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近年来,崇阳人大在金融发展、全球治理、大国关系、宏观经济政策等研究领域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认可。

收集报告投诉

这篇文章大约2200字,需要3分钟阅读。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本文发表于9月2日《光明日报》。

近年来,港口暴力事件的发生,严重危害了香港自身的繁荣与稳定,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在全世界,许多有识之士都支持香港政府的立场,肯定了中国特别行政区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他们强烈谴责港口甚至是“香港独立”元素的暴力迁移。必须看到的是,在尊重一国主权独立和内政自治的基本问题上,美国等极少数国家再次选择了与国际社会完全相反的立场,甚至干涉了其他国家的内政。黑手延伸到中国的香港。

必须承认,从2014年所谓的“占领中国”到今天的暴力救助港口,所谓的“街头抗议”被用来攻击政府机构,长时间封锁交通路线,强迫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努力实现变革。政府决策的“非法运动”,要求行政长官和其他特区官员下台,甚至“香港独立”和所谓的“政治诉求”,都充分体现了“颜色革命”的各种特点。外部力量的深度介入和操纵。这些情况绝不是正常公众舆论的表达,而是外部力量驱动的颠覆活动。事实上,过去,中欧,东欧,中亚,西亚和北非的一些国家在国内政局中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动荡。甚至有政权暴力变化。这些所谓的“革命”已经统一起来。被称为所谓的“颜色革命”,最大的共同点是美国“黑手”的干预和运作。至少在冷战期间,美国开始反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干预,干涉别国内政,培养亲美力量。最典型的例子是,197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直接介入智利的政治局势,推翻了阿连德政府积极与社会主义阵营合作,并支持亲美军政府就职。这种颠覆行动也突出了美国以所谓的“民主”和“人权”为由干涉其他国家。其目的是维护美国本身甚至美国境内某些特殊群体的利益。美国“颜色革命”伎俩中的“软”是所谓的“民主援助”。作为“人权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所谓的“民主援助”大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种是将政治或意识形态条件与受援国的经济援助联系起来的传统方式。一是直接向非政府组织提供“手套”,为某些国家的特定组织提供财政,物资,人力和其他援助。该组织直接在东道国内行事。随着冷战的结束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前者的传统模式相对衰落,后者成为“和平演变”和“色彩革命”的相对无形的推动者。所谓的“美国民主基金会”是最具代表性的“手套”组织,称为“民主援助”。根据1983年建立的机构提供的数据,它在2016年为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的1,700个所谓的“项目”提供了1.5亿美元的资金。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数字只是“可以”公众的一部分。过去几年,该组织为中国香港的一些人提供了多少资金?美国“颜色革命”伎俩中的“硬”就是所谓的“隐藏行为”。这一术语起源于冷战时期,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他部门采取的直接行动,直接采取各种所谓的“隐藏”手段来颠覆其他国家的力量,以确保美国利益的最大化。当然,所谓的“隐藏”实际上是完全不择手段的。例如,政治上聚集亲美势力,促进所谓的“亲美政党”;威胁或直接对经济实施制裁,破坏正常的经济秩序;在舆论宣传中编纂煽动性和激动性的信息和价值观,扭转黑人和白人欺骗性地动员普通民众.根据公开信息,中央情报局已经成立了一个负责所谓“隐藏行动”的特别行动中心。例如,对于2013财年,该中心的预算高达26亿美元。超过整个中央情报局总费用的六分之一。在最近潮州港的混乱局面中,美国的一些人与中国香港的某些政治势力勾结,并被混乱的港口或“香港独立”分子砸碎。甚至美国人员“亲自指导”美国发生暴乱的暴力行为;有些人多次挥动贸易欺凌行为,威胁要改变美国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的经贸安排,并制造外部压力。美国政界和媒体界的一些人通过各种渠道传播信息,包括社交媒体,以促进暴力。香港的混乱行为是傲慢的.这些不是美国在中国香港“隐藏行动”的重演。它是什么?美国在全世界使用所谓的“民主援助”和“隐藏行动”的策略完全是冷战思维和对抗思维的体现。他们不仅忽视了世界各国独特的历史文化,而且忽视了世界人民选择自己发展道路的基本要素。那力量。换句话说,这种滥用“民主”和“人权”的行为实质上是对其他国家主权和人权的公然侵犯。世界各界人士,包括香港人,都应该彻底了解和透视美国,这是一种完全违背时代潮流的伎俩。美国唯一的动机是自身利益。因此,它操纵相关国家和地区的“颜色革命”不是繁荣,而是倒退和混乱。对待这种行为的唯一正确方法是使它像街头鼠标一样,每个人都必须打电话!另一方面,在美国,经济衰退的迹象频繁,阶级和种族之间的矛盾正在加剧,枪支和暴力的扩散等社会弊端难以理解.美国的内部困难各国继续引发强烈的公众不满。如果有能量,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应该尽力管理自己的事务。我一团糟,无法回到天空,也责怪别人,甚至看别人,随意打扰别人.这种心态和实践一定会被全世界抛弃。

长期关注

请说明转载的来源

随着官方的微型二维码

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研究院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它是重阳投资董事长齐国根先生的主要资助项目,捐赠给母校并设立了教育基金。

作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仁达重阳聘请了数十名前政界人士,银行家和世界知名学者担任高级研究员,旨在关注现实,倡导国家,为人民服务。目前,全国人大有7个部门,3个运营管理中心(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和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近年来,全国人大重阳在金融发展,全球治理,大国关系,宏观经济政策等研究领域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