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看看这些中师生,他们就在你身边

文章作者:来源:www.jlcbszy.com.cn时间:2019-09-26



我要分享的小橙色灯2019.9.14

几天前,作者阅读了《半月谈》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是《那个年代最拔尖的学生,做了我们的老师!》。

在“教师节”发表之日,文章的第一句话是:我们是记者,为期半个月,是一名中国教师和学生。然后,本文讲述了采访中相识的几名中学老师和学生的故事:

予。屈桂萍老师:

1982年夏天,十七岁的曲桂萍被三轮选拔,接任湖南桃园老师。

这所学校的第一项成绩是屈桂萍,比石门市宜中中学的录取线高出50分以上。

现在,现年54岁的屈奎平老师的虎坪山镇中心学校就坐落在山区。

吴光昌老师第二:

1983年,吴光昌考入宁都师范学校,全县第六名。

那年,广昌县前十名高中入学考试中有九门进入了中学。

现在。 51岁的吴光昌(Wu Guangchang)老师在山峦叠many的乡村学校任教。

三,杨富美老师:

1998年,年仅18岁的杨福美毕业于江西省福州市虹桥镇刘家小学。

21年后,现年39岁的老师杨福美仍然在该国。

她深知欠发达地区教师的紧急责任。

四,王平平老师:

1988年,以“百里挑一”的比例考入中学的王一平,现在是山区的校长。

他说:“我们走出农村,读书是国家的钱,当然,我们必须为国家培养人才。”

从1980年代初开始,为了补充中小学教师,国家开始实施从初中招收学生进入中等师范学校学习并毕业后任教的政策。

到1990年代末,大约有400万中学毕业生毕业。

几十年来,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师生,就像一块厚厚的青砖,已经成为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的基石。

这一代中学师生是一个幸运的时代,但幸运的背后,却是一个群体的失落。

中师,成为众多中小学教师的精神家园!

一位名叫“丹尼坚持”的网友说:

“我的中学老师和父亲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小时候,他教我弹口琴,吹笛子和玩围棋(尽管我没有学过),但是当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他教了我《望岳》;我的中学老师和父亲是一个很专注的人,当我三年级的时候,他不得不为大学自学考试做准备,每天,一个三口之家他把装订好的手稿走了回去,他还让我也放了文字复制到顶部,我现在记得这堂课叫做《我爱故乡的杨梅》;我的中学生父亲是个严格的人,慷慨的人,我爱他,我也爱他的职业,所以我长大了,后来我成为了他,我知道当今社会的许多人都不愿意当老师,吃苦耐劳,不懂事,甚至有些人说最差的学生不愿意读书,但是我想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过火了,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人d老师!”

一个叫“感恩”的网民说:

我是一名中师生,那个年代,十四岁的我迈入充满鲜花的校门,每天徜徉在诗书礼乐、琴棋书画当中,吃的是香喷喷的白米稀饭和大馒头,放假了还有补贴领回家,幸福感爆棚!当我们走出那张门,一个个都是万金油,门门功课都能任教,样样精通,虽然站上讲台还是大孩子带小朋友,但是教的都是最好的,学生学的都是最好的……

笔者认识许多的中师生,他们有的年届花甲,但是,提起中师生活,依然精神一振,眼中露出自豪的目光。一些年轻的中师生,多是单位的骨干,或者是学校的中坚。

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人,基本上都受到过中师毕业生的教育,中小学阶段听过中师毕业生的课程。在我们的身边,还有许多曾经的中师生,他们一直坚守乡村教育的一线,有的已经退休,有的时值盛年,不论如何,为教育的赤诚之心,从没改变过。

文章最后说,亲爱的老师,何其有幸,在成长的起跑线上,是最优秀的你们,为我们书写了人生的底稿:是你们,燃烧自己,化作了万千孩子腾飞的铺路石。

致敬,一代中师生!

收藏举报投诉

前几天,笔者阅读了一篇发布在《半月谈》杂志上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那个年代最拔尖的学生,做了我们的老师!》。

文章发布教师节当天,文章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是半月谈记者,也是中师生的学生。然后,文章讲述了记者采访时见到的几位中师生:

一、屈贵平老师:

1982年盛夏,17岁的屈贵平经三轮选拔,考取了湖南桃源师范。

成绩全校第一的屈贵平,超出石门一中高中录取线50多分。

如今,54岁的屈贵平老师工作的壶瓶山镇中心学校,地处崇山峻岭之中。

二、伍广昌老师:

1983年,伍广昌以全县第6名的成绩考入了宁都师范。

那一年,广昌县中考前10名的,有9人报考了中师。

如今。51岁的伍广昌老师在多“山连着山、岭接着岭”的乡村学校教书。

三、杨富梅老师:

1998年,18岁的杨富梅中师毕业来到江西抚州红桥镇刘家小学任教。

21年过去了,39岁的杨富梅老师依然坚守在乡村。

她深深的知道,落后地区的教师肩负着多么紧迫的责任。

四、王汝平老师:

1988年,以“百里挑一”的比例考入中师的王汝平,如今是一名山区完小校长。

他说:“我们从农村出来,读书是国家出钱,当然要为国家培养人才,作为回报。”

从20世纪80年代初,为了补充中小学教师队伍,国家开始实行从初中毕业生中招收学生读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后任教的政策。

到90年代末,大约有400万名中师毕业生走上教师岗位。

几十年来,正是千千万万的中师生,像一块块厚实的青砖交叠垒砌,筑成了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的基石。

一代中师生,是一个时代的幸运,可幸运背后,是一个群体的失落。

中师,成为多少中小教师的精神故乡!

一位名为“丹宁执着”的网友说:

“我的中师生爸爸是个全能的人,小时候他教我吹口琴,吹笛子,下围棋(虽然都没学会),但在我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教会了我背《望岳》;我的中师生爸爸是个专注的人,我三年级的时候他要准备本科自学考试,每天一家三口出去遛弯儿,他都带着自己装订的单词手抄本,边走边背,他让我也把课文抄在上边,我现在都能记得那篇课文叫《我爱故乡的杨梅》;我的中师生爸爸是一个严厉的人,也是个宽厚的人。我爱他,我也爱他的职业,所以长大后我就成了他。我知道当今社会很多人不愿意做老师,辛苦,劳累,不被理解。甚至有人说,现在最差的学生都不愿意读师范了。但我想说,我真的爱这个职业,薪火相传,我会努力成为一名好老师!”

一位名为“感恩”的网友说:

我是一名中师生,那个年代,十四岁的我迈入充满鲜花的校门,每天徜徉在诗书礼乐、琴棋书画当中,吃的是香喷喷的白米稀饭和大馒头,放假了还有补贴领回家,幸福感爆棚!当我们走出那张门,一个个都是万金油,门门功课都能任教,样样精通,虽然站上讲台还是大孩子带小朋友,但是教的都是最好的,学生学的都是最好的……

笔者认识许多的中师生,他们有的年届花甲,但是,提起中师生活,依然精神一振,眼中露出自豪的目光。一些年轻的中师生,多是单位的骨干,或者是学校的中坚。

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人,基本上都受到过中师毕业生的教育,中小学阶段听过中师毕业生的课程。在我们的身边,还有许多曾经的中师生,他们一直坚守乡村教育的一线,有的已经退休,有的时值盛年,不论如何,为教育的赤诚之心,从没改变过。

文章最后说,亲爱的老师,何其有幸,在成长的起跑线上,是最优秀的你们,为我们书写了人生的底稿:是你们,燃烧自己,化作了万千孩子腾飞的铺路石。

致敬,一代中师生!